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精细篾编皆上品 聪明竹匠一传人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11-18 09:42

  注:中国楹联学会、中国当代文学学会会员、荆州中学退休教师胡其辉作为胡细明老师,为其题赠了嵌名对联——精细篾编皆上品,聪明竹匠一传人。

  沿着静默光溜的石板路,走在绩溪县荆州乡上胡家水街上,今天,我要带大家去拜访的是一位老艺人——竹匠胡细明。

  荆州乡山多林密,这里出产毛竹。俗话说,“靠山吃山”,毛竹为竹制品提供了原材料,竹制品因此在当时当地成为了生活必需品,所以竹匠这个行当成为当地人从业的一项选择,曾经也风靡一时,十分吃香。荆州就流传着——“竹刀拿得起,不怕没柴米”这句俗语。自古以来,古徽州地区学做竹匠的农家子弟不乏其人,手艺精者代有踵接,许多人以此立业成家,谋一份生计。胡细明便是其中一个。

  谈起学做手艺的经历,胡细明跟我娓娓道来。出生于1954年的他,6岁那年不幸丧父。母亲带着六七个孩子艰难度日。14岁时,胡细明的舅妈见家庭实在困难,建议半大小子的他去拜师学艺混口饭吃。胡细明说啥也不肯,因为外出学艺,家里就失去了一个能挣工分的劳动力。有时候,家里实在没吃的东西了,母亲就到别人家去借。看着家里经常揭不开锅、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,已经懂事的他为这个家深深地担忧着。

  那年三月初七,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18岁的他决定前往宁国墩(今宁国市)学手艺,从此开始了学徒生活。到达后的第二天,师傅就开始教他做活。第8天时,他因双手疼痛难忍,几次提起竹刀都掉了下来。师傅发现不对劲后让他摊开双手,一看手掌上都是血泡,这才让他休息一天。

  那时候带徒弟的师傅要求都很严格,胡细明跟着师傅学了一年,才被允许回了趟家看望家人。他吃得起苦,懂事早,尊听师傅的吩咐,干活从不偷懒。因此,别人一般六年才学有所成的竹匠手艺,他学了四年就出师了。不过,在宁国学的是做竹制品的粗活。出师后,他就给当地人打菜篮、草筐、小竹椅之类,也能制作晒簟、菜篮、凉席等常用器具。

  1975年,年轻方刚的胡细明一人去了和荆州乡相邻的浙江省临安县(今杭州市临安区)颊口乡做工。有一天,雇主要求他给自己的女儿做几样竹制品嫁妆。竹制嫁妆可是竹制品中的精品,这可让他犯难了。平日里做做粗活倒是得心应手,但做竹制品嫁妆,还是花姑娘上轿——头一回。他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

  幸好,胡细明姐夫是昌化人,也是竹匠。当时,皖浙两地竹制品外形和做法有些不同,他姐夫会做一些细活。于是,姐夫就手把手教他做一些档次较高的精品。他就这样一边做,一边学。

  要编织出礼盒、果盘(碟)、屉篮、盒担等精品,不仅竹匠要有天赋,同时还要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和审美情趣。历代虽也出现过不少竹编高手,但书籍无记载,其精湛技艺都是靠口口相传和亲身实践。所以真正能学好学精的人屈指可数。没读几年书的胡细明更是抓住这难得的学习机会,苦心摸索。

  几年后,以打得一手精致、耐用的竹制品的胡细明在颊口一带已经相当有名气了。大家纷纷请他上门点工,他也不愁没活干。那时虽然日工资不高,但天天有事干,胡细明也积攒了一笔小钱,改善了家里的生活。

  就是靠着自己的手艺和令人称道的人品,当年临安县颊口乡(现清凉峰镇)一位美丽贤惠的姑娘看上了他,他们很快便成婚了。丈母娘说,他有好手艺,女儿跟着他不会吃苦。后来的日子也证实确是如此。他靠自己的聪明和勤劳的双手撑起了妻子、儿女的一片天。

  分田到户后,田地不多的他带着徒弟继续在临安颊口乡和马啸乡(今属清凉峰镇)等地做篾匠。那时往返浙江都得翻山越岭,风里来雨里去。随着编制的竹器产品式样不断翻新,他的手艺也一点点提升,一步步精湛,得到了业内外人士的好评。近二十年,随着临安区昌北片新桥乡和荆州乡上石公路的开通,荆州和浙江的交通更加方便了。胡细明留在家里,他不出门就可以接单,这些单子有的是荆州本地的,还有的是清凉峰、岛石、昌化、於潜那一带的,每年订单都排得满满的。

  让人欣慰的,也是让人值得庆幸的,是绩溪县人民检察院副院长、徽文化爱好者方静先生著作《徽州民谣》一书时,偶遇并精细记录了胡细明的竹匠手艺,留下了他做工时的照片。那是2005年,方静先生走访荆州,经时任荆州中学教师胡子光的介绍,来到胡细明家中,拍下了他正在打火熥的照片,并作为其书“劳动类”民谣开篇的插图。图中的胡细明,系着腰布,戴着老花镜,坐在凳子上。他一手拿着竹条,一手拿着钻头(火熥箍需要钻洞),正在编制一个荆州人冬天的取暖神器——火熥。在他右脚边,我们可以看到一对基本完工的新娘火熥和一个圆形篮子。这张照片也拍出了绩溪大地上众多朴实勤劳的竹匠的做工情况。

  是的,劳动是生命的一种自然延续。如今,年过六旬的胡细明身体硬朗,精神矍铄,一对儿女都已成家立业,老俩口的生活也较为富足。对于他来说,做竹匠已不再是为了养家糊口,不再是为了与生活抗争,而是他勤劳、智慧的一种体现,更是一种文明的传承。

  胡细明带我走进他的工作区,我一眼就看见了他那一整套专门的制作竹器的工具,有锯子、凿子、刨子、剪子、钳子、刮刀、砂纸、篾刀、剑门、篾尺、篾舌、圆凿等。这些工具叫法不同,用法和功能也不一样。

  他非常专业地告诉我,竹编工艺品的制作须选取上等的竹子。每年冬季,他都会亲自上山挑竹子,不能选用被虫子蛀过的竹子。竹子运回家后,先把竹子锯断、劈开,这是处理竹子的第一步。接下来要根据竹制品的档次、规格、标准取篾,然后用刮刀刮光两面、刮匀厚薄,以便造型编织。不同的竹制品,编织工艺不同。竹编材料以毛竹、广藤为主,清漆或其他有色颜料则为辅助料。

  在竹匠的行当中,功夫全在剖篾上。一根根粗大的毛竹,在篾刀的一进一退中,剖出不同的篾片。我不禁赞叹他高超的技艺。把篾片剖成篾条,一般能开五六层都很难。而一条篾片在他的手中却能剖开近十层篾条,每一片都如纸片般轻薄,细腻柔软。篾条和篾片取材完毕后,就开始编织。

  编织过程中,稍不留神,他的双手就会被工具或篾片伤到,一年到头伤痕不断。但他却说看到一件件作品在自己手中诞生,觉得所受的苦痛都是小事。他会编制的器具有很多,像圆圆的筛子、小巧的淘米箩、精巧的鞋盖等。编织的过程异常复杂。编织时,柔软的篾条乖巧听话,在他的手中纵横交织,上下翻飞,姿势如舞蹈般优美。这哪里是工匠活?完全是艺术。胡细明告诉我,在他看来,新娘火熥算是最难打的竹制品了。因为不仅要编织得小巧玲珑、美观大方还要结实耐用。可以说,每一件作品都凝聚着他的心血和智慧。

  器具编好后,让它自然风干;最后涂刷清漆或上色。特别是竹制品上的字画不仅要按纹路精心编织,染墨也马虎不得。他递给我一盒“德何阁”的墨汁,笑着对我说:“我都是选用上等的墨汁。你闻闻,香吧!虽然价格高一点。但用这种墨染出的竹片颜色深,有光泽,地道!”

  胡细明已做了四十多年的竹匠了,可他依旧保持着耐心细心的态度,没有半点马虎,可谓“精细篾编皆上品”。虽编制精细竹制品很费时间,不过他出售的价格并不高。他以点工的费用来收钱,如一个带盖的菜篮十天才能完成,他就收一千五百元。一对新娘火熥需要六天才能制作完,他仅收九百元。

  实惠的价格让他的竹制品赢得了很多人的青睐,近几年,随着百姓环保意识的提高,不管城市、农村,一些人家在办喜事的时候都选择置办几样或一套竹制品嫁妆。胡细明编制的竹制品嫁妆早已美名外扬,大家一传十、十传百,为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单子。不过,一般都得提前半年打好招呼,他才能如期交货。

  胡细明老老实实地做手艺,更是踏踏实实地做人。一次,一个新桥乡的客户对竹制品非常满意,欢喜之余多给了五十元钱,双方当时都没注意。事后胡老发现了,他就打电话叫客户来拿回多出的钱。在别人看来,胡细明有点傻,他自己却认为这是做人的基本。

  这些年来,他编制的竹制品走进了千家万户。如民间传统的菜篮、火熥、盒担等竹编工艺品,既实用又有欣赏价值。如菜篮可用于盛放祝寿馒头、蛋面、肉等食物。盒担用途更广,凡嫁娶、婴儿满月、过生日、殡葬等红白事,都可盛放送礼之物。他所编制高档竹编工艺品,则走进了合肥、杭州、上海、苏州等大城市,成为了办公场所以及家中客厅、书房、卧室等处的应景摆设和装饰。

  “做这竹匠四十多年了,一点也不觉得乏味。我喜欢做!孩子们都劝我不要做,好安享晚年了。我闲不住。”胡细明笑着说。

  我想,这个时代,有的人选择快速奔跑,有的人选择跳跃式前进,而胡细明却心甘情愿地用双手打磨竹匠人生。这是一种四十多年如一日的匠心坚守。

  不过,谈起竹匠手艺的前景,胡细明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。随着时代发展,塑料制品和不锈钢、铝制品的出现,传统的竹器制品慢慢淡出市场,有些渐渐被淘汰。竹匠行业和其他传统的手工业一样,在现代工业的洪流中渐渐被人们淡忘。最主要的老竹匠大多年事已高,有的不再做竹匠,即使少数在做的,也断难胜任精细物件的编制。而中年竹匠大多改行,外出打工。年轻人中学习竹匠的更是寥寥无几。他表示很担忧未来的接班与传承。

本文TAG:冠亚app